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美国15中国留学生 “代考”遭起诉

Story Highlights

宾州匹兹堡联邦法院于28日以持伪造证件代人考试为由正式起诉15名中国籍留学生,其中涉及的考试有GRE(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SAT(美 国大学入学考试)及TOEFL(英语语言考试)等。消息一出即激起千层浪,引发众多留学生热议,并向本报提供相关讯息称,在全美多地的留学生圈内,代考现 象普遍存在,TOEFL考试成重灾区。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华女介绍,中国留学生代考美国多项入学考试的事件在中国 国内更是屡见不鲜,宾州15个被起诉的代考学生所使用的造假ID也是从中国大陆运过来的。这位华女说,代考风险性根据某项考试的报名方法、监考系统而分 为:最容易代考的是GRE、GMAT(商学院研究生入学考试)以及SAT,其次则是TOEFL,最为难代考的是IELTS(国际英语测试),因为 IELTS的口语考试需要面对考官完成,代考者非常容易被戳穿。

 

有人专门制作假ID

 

有 人不禁要问,现代如此高科技的身分识别系统下,如何代考?据多名受访且知情的中国留学生说,这并不难,有专门的机构制作假护照或者其他假身分证明,出生年 月、家庭住址等信息都是本应该参加考试者的,只有照片经过合成后变成了代考者,或者是代考者和本人相貌融合后的照片。上文中的华裔女生说,代考这些重大考 试已经逐渐产业化,有人专门制作假ID,有人专门代考,有人负责中间联系,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代 考的回报也是相当丰厚的,在中国大陆,两三年前的价格都可以达到两三万元人民币(约合4000美金)一次,这也是为甚麽很多人明知犯法却铤而走险的缘故。 此外,自从代考产业化以后,有专门的负责人会根据考生的相貌特徵和年龄寻找长相最为接近的替考人,这样在照片合成时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一 些受访学生说,其实收买考场比造假ID更方便快捷。据一位生活在洛杉矶的华裔学生透露,一些考点直接受不法人员的操控,成为考试作假的集中地。据该名华生 透露,这些考场监考人员即使发现身分证明与考试人不符,也会放行。另外,据多人透露,收买考场在美国境内并不多见,却在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多国频发。

 

面对如此骇人听闻的行为,一些华裔学生愤恨地说,「活该被抓,对其他考生非常不公平,美国相关机构应该严打。」

 

非法获取F1学生签证

 

据美国司法部28日表示,居住在美国的15名中国人因为涉嫌共谋作弊,帮助外国学生获取美国大学入学资格和美国签证,因此受到起诉。路透社报道说,这份起诉书公开了12名被告的名字,另外3人的名字则还没有公开。

安排枪手代考SAT早就不是新鲜事,从充斥网络的广告可窥见一斑。 网络截图

 

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学生因为作弊而获得美国大学的入学资格,从而非法得到美国F1学生签证。

 

美国国土安全部费城分局的特工约翰.克勒汉说:「这些学生不仅欺骗了学校,还欺骗了美国的移民局。」他说:「美国国土安全部将继续保护我国的边境,和联邦执法机构合作,追捕那些犯下跨国罪的人,并把他们绳之以法。」据悉,这些留学生有关罪名可面临最高20年刑期或25万美元罚款,串谋罪也有最高5年刑期。
“枪手”代修网课 多朋友介绍 
随 着出国留学的普及,现在美国的各大社区学院均出现了一个新的“知识产业”——“枪手”代修网课。这里所指的代修已远超以前代写论文或代考的形式,主要应用 在网络课程,“枪手”只要安在家中动动脑筋,就能瞒天过海。这个新型职业不但使代修学生能多赚外快,而对于经济宽松的学生来说,他们只需要付出几千块,聘 请“枪手”为他们代课,便可以大玩特玩仍能得到好成绩。
以南加州为例,“枪手”大多由身边好友或朋 友介绍,透过人际关系的传播,因而形成一个小型网络。仲介人会从代修费用中抽取5-10%作为佣金,换而言之,介绍得越多便赚得越多。而“枪手”的身分多 为前辈或研究生,参与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想赚外快。有“枪手”透露:“代修课程多为八个星期的课,多拿一节已修过课不会太难,而且又能赚钱,何乐而不为?” 学生只需要提供账号与密码予“枪手”,“枪手”便能透过互联网完成作业与课程,非常简单。
事实上, 不是每个科目亦会提供网络课程,例如化学课涉及实验课,因此不会有网络课程。而在云云科目中,以英文课收费最贵,此课为必修课,而将来转学去大学时收生也 看重英文能力,因此深受来自中国的国际学生欢迎,需求高且收费亦高,至少1,000美元起跳。而历史和经济则等固定知识课堂则最为便宜,只要700至 900元便有交易。
学生聘用“枪手”的原因则曾出不穷,普遍是学生因为对该门课没有信心拿到好成绩,因而希望能够“买”回希望。Qing表示:“刚转学到美国,对这里的课程设置和授课方式都不是很适应。学起来相当吃力,只为了几个学分要花费很多时间,眼见着学分无望,想要找人帮忙代修。”
经 朋友作为仲介介绍的渠道较为普遍,因为“枪手”多为朋友介绍,所以双方议价合作细节亦会从简。而华人学生主要以微信交流,只要在私信中定好双方满意的价 钱,代修费用为800至1,200美元不等。学生会于开学时先汇半数到“枪手”的户口,以作订金,再于成绩发布后视乎结果而再汇另一半。若成绩未能达标, 更可退还200至300美元。
“录取生再考一次 时有所闻” 
美 国司法部28日发表声明,宾州匹兹堡联邦大陪审团已于21日起诉15名中国学生,其中20岁的涉案学生宋佳(Jia Song,音译)是来自南加橙县的圣塔安那。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南加华裔社区关注,并有南加教育界人士表示,“枪手”代考SAT、ACT早就不是新鲜 事,南加虽无浮上台面弊案,但近年大学要求录取生再考一次SAT等考试,却时有所闻。
从事升大学顾 问服务的江主任表示,这几年不少大学都对部分SAT考高分的入学申请学生,产生质疑,因为个中有些学生来美就读高中的时间仅一、两年,还须修ESL课程, 其他学习成绩也不特别优异,竟能考出SAT2100分以上、甚至是达2300分的高分。江主任说,大学对这类SAT高分遭质疑的入学申请学生,即使予以录 取,还是会在入学前,要求其再考一次SAT,而且会出其不意仅在考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发出再次考试通知。
这 几年安排“枪手”代考SAT等美国大学入学考试的广告,充斥网络。为大学入学申请学生提供课外活动虚假包装、代写自传的情况,也愈来愈普遍。另一位不愿具 名的升学顾问指出,很多代写自传的服务水准参差不齐,两年前麻省理工学院(MIT)曾发生三位中国学生呈递一模一样自传的情况,立刻被抓包作假。另一情况 是捉刀自传来自中国大陆写手,通常是根据申请学生的中文自传翻译成英文,但一看就是中国式英文,让入学审核委员留下华裔生欠缺撰写自传能力的负面印象。
原文出处:http://news.singtao.ca/vancouver/2015-05-29/headline1432889915d5602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