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落基山童话狂想曲——班芙印象

去落基山脉之前,已经知道接待我的将是连绵不断的几天大雪。内心大抵是有些失望的。毕竟我所期待的,是层林尽染,是山色空明,是秋高气爽。但从进入落基山脉的那一秒开始,我还是彻彻底底为之折服。而在我意料之外,雪中的落基山脉更添几分童话之感,除了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多的是置身此处真实而又虚妄的双重体验。

班芙国家公园大概是加拿大境内落基山脉最为炙手可热的景区。我们从卡尔加里一路驱车进入落基山脉,随着纬度和海拔的变化,雪势渐大,道路两旁的色彩也逐渐从金色、草黄变换至墨绿和灰白。纷纷扬扬的雪花洒落在沿途的杉树上,枝干间隐隐约约露出树叶的颜色。

而班芙小镇如同嵌在落基山脉群峦之间的一颗斑彩石(斑彩石是落基山脉形成过程中遗留的海底化石,五彩斑斓,散发出神秘的光芒,如今多被打磨成饰品),与世无争,只幽幽闪烁着自己独有的光芒,精致而梦幻。各色的小木屋一间并排一间,从山脚到河畔。雪天里街中小铺人来人往,又添了几分烟火气。恍惚间误以为自己置身于平行时空中的某一个隐秘之境,有些不知山外几时之感。

而从班芙小镇开始,我们的落基山童话狂想曲才刚刚开始奏响。

落基山脉北部的美是天然去雕饰的。尽管它和喜马拉雅山脉有着相似的成因和气候,但却不同于青藏地区的粗犷和苍茫。加之印第安原住民区并不能随意进入,在这里难以看见太多原住民文化的痕迹。它更像是一块初初打磨的璞玉,自然又雅致,灵巧而梦幻,一切元素都恰到好处。

硫磺山则算是我们与落基山脉的自然风光接触的第一站。由于大雪,视野受限,山顶风光无太多惊喜。但坐缆车上下山至半山腰的过程则妙不可言。缆车缓缓上升,下方的杉树林在雾气缭绕的阴天呈现出墨绿色,林间栈道的积雪上还有还未被覆盖的深深浅浅的脚印,偶尔还能看见背着大背包的三两行人。呼出的热气凝结在缆车窗上,这样的场景,一幕幕都像极了电影。

在与玛丽莲梦露颇有渊源(她曾在此拍摄电影)的弓河瀑布短暂停留时,雪花层层飘落,在南方气候待惯了的我还未来得及适应这里的寒冷,蹑手蹑脚在雪中行走。弓河瀑布落差不大,但水质优良,淡淡的蓝色在雾中颇为朦胧。无奈时间短暂,但薄雾丝毫没有退散,我有些失落的走回车上。而此时车后一队马队从林间小道穿出又重新走入森林,带队的牛仔带着标志性的牛仔帽,马蹄浅浅踏过。尽管遗憾自己没有机会体验,但只是看着这一童话般的画面,想一想松软的积雪和掉落的树枝在马蹄下的嘎吱声,就已觉得美好不已。心情一下子兴奋而柔软起来。

落基山脉就是这样,被人们追捧的景点是美的,沿途路过的风景亦是美的。你不知道何时,惊喜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所以一刻也舍不得闭眼,一刻也舍不得睡觉,哪怕只是路途中颠簸。

而由于天公不作美,颇具盛名的路易斯湖仿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展现给我们的不及她美貌的十之一二。浓雾给湖边的雪山和蓝天都罩上了薄纱,蓝绿的湖水中也掺上了些许奶白。相较晴天,景色少了些许通透,湖水不如那般通透明净,捕捉一切倒影,但站在湖边,仍然清澈可见湖底沙红色的礁石和上面斑驳的花纹。小码头边一排停留的红底小舟相映成趣。如此天气之下,已温润如玉,对她在阳光照耀下的明艳又更多了几分憧憬。也许她就是执意要你流连忘返,要你抱憾美中不足,给你再来的理由。

​月色初升,拍照未拍得尽兴的朋友和我在酒足饭饱后又穿过班芙小镇中心,走到弓河边上,傍晚积雪化了不少,河对岸的树枝上几乎未挂着雪,在深蓝的夜空下透出神秘的气息,如同黑童话里的场景一般。河边小码头上有两个在夜色中钓鱼的人,穿着厚厚的冬衣,将鱼钩轻轻掷入水中。他们并未全神贯注的钓,时不时闲聊着,也不怕惊扰到水下的鱼儿,这种惬意生活的状态也许正是班芙小镇的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