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没有酒店和文明,温度零下,但南极依然是你终身难忘的旅程

为了去南极洲度假,你必须得发自内心想去才行。毕竟,这是去往世界尽头的一趟旅行。

首先,你要去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阿根廷的乌斯怀亚。

然后,你需要花费两天的时间航行穿越南美洲与南极洲之间的徳雷克海峡,这条长1046千米的海峡被认为是世界上风浪最大的海峡。

当你最终踏上这片冰天雪地时,等待你的又是什么呢?供应热棕榈酒的五星酒店?还是抵挡寒风的蒸气浴?

然而并非如此。南极洲上没有酒店,你得在一条南斯拉夫时代的船上度过九天的时间。

很难理解为什么每年有28000人(相当于伦敦人口的0.35%)参观南极洲。

当我决定去南极洲旅行时,人们都很困惑,他们不知道我到底去哪儿做什么。

但对于少数曾经去过南极洲的人而言,这就像是加入了秘密俱乐部一般,我们体验过南极洲的独一无二。

而且,南极洲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荒芜,我反而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地方之一。

那里有世界尽头般荒无人烟的原始风光;可以近距离接触企鹅,食人鲸和海豹;存留着地球过去的秘密的地形,决定我们将来的天气系统;以及人类探索极限的引人入胜的历史。

最初抵达 图片来源:网络

我们平稳度过了徳雷克海峡,为这次南极之旅开了个好头。我们的船叫做“海洋探险家”号,船员为了穿越徳雷克海峡而在扶手后面堆起了厚厚的沙袋。

纽约时报的记者罗素·欧文(Russell Owen)曾广泛报道过上世纪30年代的南极探险,他将德雷克海峡称之为“一片宽广的,狂风肆虐的海域”。

但是我们的航行十分平稳,我可以在甲板上欣赏广阔的海洋,徘徊的信天翁,而海浪在我们的身后翻滚着。

呼吸着这样新鲜而寒冷的空气,我真的能够感觉到这个世界上做遥远之地与世隔绝的美丽。

第一日清晨,我们航行了14500千米才抵达南极半岛。

我们出行的第一站是在位于南极半岛西北部的西尔瓦小海湾乘坐汽艇。(有充气摩托汽艇带我们船上的100名乘客外出游览。)

这样的场景就像是宣传册中走出来的那样:有巨大的冰盖,细细的水流,天空蓝的不可思议。我从未见过这种蓝——好像是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天气很好,头顶的天空湛蓝,阳光充裕,可能只有0度,但这就是南极之夏。

由于冰层过厚,船只无法在其他时候到达;冬天时的室内温度都能达到零下89度。

当我们的汽艇停下来,我们欣赏美景时,在我们面前一座巨大的冰山瓦解了。他们之所以将其称之为“瓦解”是因为有巨大的冰层碎掉,而新的冰层诞生了。当冰层落入水中的巨大声响就好像一棵倒地的大树发出的声音。

这样的幸运为我们这天余下的时间奠定了基调。第一天结束时,我们已经参观了两处企鹅栖息地,看到了慵懒的海豹在浮冰上晒太阳,看到了船周游动的杀人鲸,还有两只用尾巴戏水的座头鲸。

遇见企鹅  图片来源:网络

毫无疑问,本次南极之行中的亮点就是野生动物了,而且野生动物遍地都是。站在船甲板上,我看见成群的企鹅漂浮在冰山上,像是搭便车一样;还有的像是蝶泳一样游近岸边。

我们这次看见了五条不同的杀人鲸,每次船上广播时,你都能听见人们套上衣服冲出门去的声音,只为一睹杀人鲸的风采。

在陆地上,我们看到了成群的小企鹅,它们进食的粉色磷虾群染红了雪地。企鹅们在自己的“高速路”上摇摇摆摆,拥挤着前行,每次有企鹅摔倒在冰面上时我都大笑不止。

但就是这样的美景俘获了我。我们在南极半岛的五天里,我们只能看到南极大陆的冰山一角,或许不过澳大利亚的两倍大,然而我们未能见到的更加令人震惊。

我们周围目之所及即是白雪皑皑的群山,巨型冰山,带有浮冰的海洋,我们的船是唯一的人造物体。眼前单调的景色却是如此的一尘不染。

你会想,这就是没有人类的世界的样子。南极洲并不只是你见到的,而是你所感受到的原始大陆的风景。

人文元素 图片来源:网络

然而,我们却遇到的人比你想象的更多。有一天买我们参观了拉可罗港,这是一个老旧的作为博物馆而保存下来的英国南极科研站。在夏季,一支由四位志愿者组成的队伍占领了这个孤独的海港,与世隔绝。

这座博物馆是个了解南极神秘的科学色彩的好地方,而且南极洲可以告诉我们有关这座星球的点滴,在这里你也能看到生活在这里的九位科学家怎样得孤独。

从上世纪50年代留下来的罐装食品仍旧占据着厨房的架子。一本打开的食谱书上面写的是如何烹制企鹅。

在其他房间,墙上挂着工程师利兹·泰勒(Liz Taylor)等人画的女孩画像。

有一天我们参观了沃尔纳德斯基研究基地(Vernadsky Research Base),它的前身是英国法拉第站(Faraday),臭氧层的空洞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

乌克兰人在1996年用象征性的1英镑将其从英国手中购得。这个基站的特色却是来自于英国人的——一个为码头而修建的木头酒吧休息室。

这就好像是进入了一家上世纪70年代风格的酒吧,这里到处都是老旧的啤酒龙头,酒吧后面挂着胸衣,还有台球桌和飞镖。在这里,有着红鼻子的乌克兰人会兴高采烈地卖给我们自制伏特加,我只喝半杯就感觉站不稳了。

人类的探索历史遍布了我们的行程,很多南极洲的小岛 都是以早期的探索者命名的。而你穿着保暖内衣和层层叠叠的手套袜子,可以尽情想象他们经历的苦难。

欧内斯特·沙克尔顿(Sir Ernest Shackleton)的“南极坚韧号”被冰川撞毁已经过去了100多年,那时,船员们被迫在浮冰上生存了5个月之久。他们能够幸存似乎是不可能的,但在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你不禁会认为一切皆有可能。

例如,在九月份时,在南极洲罗斯海海下一英里的地方捕捉到了一只罕见的巨型乌贼,重350千克,或是捕捉到了一只成年公棕熊。它的长度有一辆小型公共汽车那么长。

科学家在想这样生物的存在是否可以解释北海巨妖(一种存在于中世纪民间神话中的巨型乌贼)的神话?

我盯着南极洲冰冷的海水,周围是即使眼下人类也无法征服的环境,我会轻信,这样的怪物或许就潜藏在数英里之下的海中。

这就是为何我认为南极之行非常重要的原因。它提醒我们,我们未知的及拥有的一切。在这里,面对无法征服的这片大陆,我们是如此的卑微。当然了,这里的企鹅也是非常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