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华裔教授赵月枝:敢遣激情上笔端

赵月枝1

赵月枝教授是国际传播学的名人,也是一位忙人,她的案头似乎永远在有约稿待写,所以她的时间有限,又由于“本地人物”的版性所囿,采访中就尽量避免谈及太艰涩的纯理论,而更多地拉扯一些人生的话题。我们谈当年在乡镇小城的草根生活,谈当年求学的不易,谈民间百业的众生相……有趣的是,谈着谈着,赵教授都会话锋一转,进行一种“理论归纳”,将活生生的社会现象提炼出一种“思想认知”。由此笔者感到,锋利的思维已然在赵教授身上形成“惯性”,总是不期然地闪烁出睿智的火花。思维的力量就在于,能从司空见惯的常态中,管窥到那最本质的东西。

《女友》杂志的“风云人物”

有一年,《女友》杂志相约赵月枝教授,写了一篇情文并茂的访谈。

《女友》是一份风靡大陆的走俏杂志,往往给人一种时髦和阴柔的软性感觉,生活味浓郁。而赵教授学者出身,经年累月地向学研究,大部头的著作令人生畏,似乎应该成为学术刊物的座上宾,而与时尚就有些不搭界。所以当她回大陆出席相关活动时,碰到老同学,对方感到非常惊奇地问:“你怎么上了《女友》杂志?”

提到老同学的上述发问,至今赵月枝还笑不拢嘴。由此观之,赵教授多年来治学严谨,学风扎实,不免给人一种一板一眼的学者形象。其实不管是在书斋、课室还是居家,赵月枝都表现得至情至性。即便从事新闻理论研究,不管阅读她的专著、论文还是文章,除了思辩的深度和系统的逻辑,还能在字里行间感受到激情,因为与新闻打交道,离不开正义和感情。

作为学界翘楚,赵教授总有一份对真实的固执坚守。她的作品洋洋洒洒,铺之为文,成为新闻实践的理性引擎。她以业者感同身受的立场,以理论研究者高屋建瓴的视角,善意地观照和审视新闻界的现状与发展走向。在她的文章中,跃动着一种媒体人特有的真诚和血性,更难能可贵的是,不管身居何处,她身上那种知识分子的文化忧思和人文情怀,现于纸上,力透纸背,不管身份角色如何改变,始终不改。

小城春秋

出生并成长在浙江缙云县的赵月枝,从小住在一个类似四合院的民宅里。像传统大家族一样,爷爷那辈哥儿七个,虽然各自成家,但也都住在一起。这使赵月枝自幼就有一个观察社会的独特视角,使她看问题总能有一种历史眼光,总能有颇为丰富的联想。

1977年大陆恢复高考时,赵月枝初中毕业,被推荐上高中。当时所在区里分正规高中和五七高中,后者要半工半读,师资也差很多。被推荐者当然都愿意上正规高中。那时大陆还是讲究出身的,而赵月枝出身贫农,可谓根红苗正,但正常的关照都没有得到,要不是据理力争,甚至连入学考试的资格都险被取消。

善于独立思考的赵月枝就此说,教育资源有限是现实,但权力的操作也是现实,社会地位决定对待事务的态度,生活在低层的人不管是在何种意识形态下,都会受到同样的局限。正是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赵月枝不免思考到草根阶层的尊严。这种上下求索的切身经历,对她日后的研究影响至深,总是惯性使然地将关注的触角深入到弱势群体,关注他们多骞起伏的命运。她始终认为,秉承社会良知,对弱者和对社会公正的关注,就是对自己的关注。

从五七高中毕业时,赵月枝年仅14岁,1979年考理科大学未果,复习一年后,以432高分考取文科大学,当时在浙江省前6名之内。

京华烟云

填写大学志愿,赵月枝的首选是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第二志愿才是北京大学。赵月枝戏称,如此排列志愿顺序,可能全国也是独一份。本来按分数算,可以上北大,但当时有老师担心她外语受拖累,故做此安排。

就这样,赵月枝从江浙一隅来到首善之区,在北广渡过了几年大学时光,如今已是过眼烟云了。但赵月枝的“京华烟云”,与林语堂奢华富贵豪门深怨的“京华烟云”就大相径庭了,而是一段勤学苦读的岁月。

那时的北广还没有日后的名声,当时全校才设4个专业,赵月枝主修编采。全班30几个同学,她最小,与最年长者相差9岁。初到北京,满嘴家乡方言,别人提到她倒有了特征:那个不会说普通话的孩子。

既要学英语,又要学国语,但这都没有难倒生性倔强的赵月枝;而当时最让她感到不适应的是实习采访,使她甚至怀疑不该选择新闻。她坦言最喜欢农业经济,但既然进入了新闻领域,就要珍惜这个机会。19岁本科毕业后,她准备继续考研究生。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者。也就在这时,教育部举行出国留学生统考,新闻名额全国只一人,竞争异常激烈。 赵月枝毅然参考,外语过线,总分第一,终于如愿以偿。

赵月枝坦言,在80年代初,国内还没有那些腐败,自己班主任的老公也竞逐这个名额,也有过私下的游说,但没有奏效,那时还是凭真本事说话。就此赵月枝依然富于理性地加以阐释,认为精英阶层在享用特权的同时,即便从维护自身利益和长治久安考虑,也需要给低层机会寻求帮助,为避免断裂而保持新鲜活力。

菲沙河畔

由于西方教育的开放性和整个社会的宽容性,赵月枝教授善于思辩的特点在留学后得到更为充分的发挥,使她拥有更大的成就感。

1984年考上出国留学生后,在国内预备留学一段时间,其间到中山大学出国培训基地学了8个月外语,随后联系到加拿大西门菲沙大学。

当时赵月枝对该校的传播系知之不多,甚至还想改成别的学校,来到温哥华后方知,该校传播系全世界都很有名。

但赵教授对名声也有“独立思考”,她选择的导师知名度并不高,只是她对这个导师的研究方向十分感兴趣。她认为应该从学术角度考虑问题,这就好比没有爱情的婚姻会很痛苦,没有兴趣的研究也肯定做不好,也就立不了足。

来西门菲沙大学一年后,赵月枝找到助教工作,不管多少有了一份收入,本来完全有资格继续享用国内教育部的助学金,而且国内家里的经济仍很拮据,她却把那笔公款如数退回了,其性情人品由此可见。

在西方范围,美国是传播学的主流,而加拿大主要吸收英国的理论,赵月枝反认为加拿大更具有自己的优势,与美国学派相较意识形态色彩并不太强,也有对帝国主义的批判,所以这个视角更为客观。赵教授坚持认为,边缘不一定没有亮点,中心不一定没有盲点。

在加国求学10年,赵月枝完成从硕士到博士的学业。这期间除了几本专业著作,独生女也是她的重要作品。

赵月枝

美国执教

为了防止学术上的“近亲繁殖”,包括西门菲沙大学都有规定,毕业生不能马上留在本校。赵月枝很认同这个原则,拿到博士学位后,她选择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传播系,因为该系的学术取向与西门菲沙大学相仿。赵月枝对这种学术风格引以为荣,初到圣地亚哥分校开座谈会,不少同事都介绍说来自哈佛,她则不无自豪地说:“我的哈佛就是西门菲沙大学”。

也许正是出于这种情结,2000年9月,赵月枝又重返西门菲沙大学,成为该校传播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圣地亚哥方面为挽留赵月枝,曾经破例让她停薪留职一年,并多次提出让她回来工作的希望,但出于综合考虑,她还是留在西门菲沙大学。

通过对西方媒体多年的观察,赵月枝写出《维系民主?——西方政治与新闻客观性》、《中国与全球资本:文化视野中的考量》、《媒体全球化与民主化:悖论、矛盾与问题》、《全球电信危机和产业重组的困境: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破产?——一位美国学者的分析和警示》、《帝国时代的世界传播:国家、资本和非政府组织力量的重新布局?》、《美国数字电视:在权力结构与商业利益之间的曲折发展》、《公众利益、民主与欧美广播电视的市场化》、《中国传播产业与入世:一种跨文化政治经济学视角》等著作,对海内外都有一定的影响。通过系统的研究和撰述,表达在“传播全球化”大趋势下对诸如技术传媒社会性、传媒业社会价值目标等的认识,提出使社会传播资源和传播权利在各阶层间的分配更趋公平合理的问题。

赵教授的论述有鲜明的秉持正义的批判性,这种批判思维并不是简单地对现存问题的否定,而是将视角转化到对更基础性的问题的思考上来,并在此基础上从全社会福祉的高度提出建设性观点。

别样“海归”

海外留学后,赵月枝主要用英文写作,而中文写作都是应国内之邀,更多的是出于一种责任和义务。她一直密切注视中国传媒业的发展,尤其是对在不同转型期传媒业变革萌芽和趋势有着敏锐把握,以其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冷静深刻的洞察力,不断为学界和业界贡献真知灼见,表现出畅所欲言的豁达。

2002年4月,北京广播学院举办“国际关系与文化传播”学术研讨会,会议云集了加、美、比利时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著名学者,赵月枝在该研讨会上做了一场国际水平的学术演讲。

赵月枝也没有脱离舆论领域和传播领域的原生态实践,紧密关注民生百态。她还就中国动画影视发展问题,提出一方面要重视自身的文化价值和政治价值,另一方面政府应对产业政策引导和支持。

最近,赵月枝刚从武汉大学回来,她被武大聘请为客坐教授,开办“传播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社会历史渊源”、“广告、消费文化和‘数字资本主义’的崛起”、“美国的媒介商业化及其影响”、“媒介专业主义的可能性与限制:加拿大和美国的经验”、“传播,劳工和社会运动”、及“传播政治经济学的新方向”等专题讲座。同时还参与复旦大学的暑期班,协助相关的教学工作。同时她还是母校北京广播学院的名誉博导。

今年11月,赵教授还要到北京,参加社会科学论坛活动。

主掌“国家媒介实验室”

近年来为了振兴科研,加拿大实行“首席科学家”(Canada Research Chair)制度,卑诗大学主攻老年病的宋伟宏就是其中一个,而赵月枝也是其中之一,负责“全球媒介接测与分析实验室”,出任主任。该实验室设在西门菲沙大学,由加拿大联邦和卑诗省政府投资,可以同时收录四套卫星电视,然后就其内容进行数字化分析。

现在赵教授的研究方向是国际传播的政治经济学、全球化与国际传播,包括中国及其亚洲的传播问题,并成为传播学批判学派有影响的学者。由于在专业领域的卓越成就,赵月枝现在被评为终身教授。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此乃国学大师陈寅恪的至高治学理念,特别为赵教授所认同。她认为做学问贵在有创建,要兼容并蓄,不要主观排斥不同甚至相反的观点,学术的进步有赖于不同观点的碰撞。

赵教授还特别强调,要大气,要善于抓主要矛盾,研究要以前瞻、学理见长。她说做学问要有创新的胆气,更要有承认挑战观点的气度。一路走来,这也是赵教授自己的真实写照。

记者 萧元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