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加拿大的洋中医——孟涛

20100708125905
事前不知道孟涛的长相,当时就说在华埠中华文化中心碰头。及至见面,与想象中的西人形象相距甚远,说着满口的标准普通话,就连举止做派都有些中国化了,这也可能是他长久浸淫在中医中药和中华文化里面的缘故。
孟涛是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字,面前的他又是一个地道的西人,虽然说中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而他作为一位在西方文化环境中长大的人,对中医如何痴迷到“以身相许”的程度,是一件令人感兴趣的事情。

今年孟涛就要从温哥华国际中医学院毕业了,他对中医的认识已经从朴素的情感层面,升华到了深奥的理论层面。他认为中医的魅力不但在于其悠久的歷史,良好的效果,经络的神秘,它更是人们身体自然反应的体现,帮助人们去接受更好的生活方式。

温市生人情系东方

出生成长在温哥华的孟涛(Doug Moore),家庭里并没有东方背景,学习中文也并非科班出身。当年在维多利亚大学,他在太平洋亚洲系就读国际关系专业,到第三年级需要选择另一门外语,于是他就开始了中文的课业。那时他在校园里参加过打太极拳的课外活动,由道教团体教授杨氏188式,这也是他对中国事物的初步接触。

掌握一门外语,从大学第三年级从零起步,要说有点晚了,但对孟涛似乎影响不大,在中文习得上进步很快。这里肯定有语言上的天赋,然而孟涛谦逊地说,主要在于中文作为象形文字,其实并不难学,有它易于掌握的内在规律。

一旦进入到中文的通道,孟涛了解中国的面一下就拓宽了,也有了神往的冲动。由于维多利亚大学与中国的高等院校有教务联系,特别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结成姊妹学校,于是在1993年获留学生奖学金资助,他就得以有机会到上海学习一年。那时还谈不上中医,主要学习内容是中文,过语言关。孟涛坦言,初次来到中国,根本不会讲。而在上海一年进步很大,基本能够沟通了。

在上海的时候孟涛又申请加拿大的国家项目,随在1994年转到北京,在首都师范大学继续深造。北京是文化中心,他在那里参加了许多社会活动,逛胡同,尤其喜欢天坛,体验当地深厚的文化传统,获得与上海商业环境所不同的感受。

利用在华的机会,孟涛此行去了很多地方,包括西安、洛阳、成都、广州、上海等,还有意去了偏僻的乡村。因为他曾经考虑过,大学毕业后到服务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工作,所以要了解乡下。他当时花了一周时间,专门深入到阳朔,感觉那里老百姓的生活很穷。

迷上中医有志于学

大学毕业后,孟涛参加了方舟集团的工作,这是一个国际慈善机构,由加拿大天主教会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创办,其宗旨是帮助患者克服智力障碍、拯救第三世界被遗弃的孩童等。不止提供对方的物质需要,进行医疗按摩,还要提供精神上的需要,回到自然。该机构的总部目前在法国,在世界上40多个国家都有分支机构。创办人是前加拿大总督的儿子,他是巴黎哲学博士。

在该机构里,孟涛参与一些服务性工作,通过日常护理等帮助病患者进行康复。他看重的是这些工作的服务功能,对社会有所贡献,有助于确立正常的生活态度。也正是通过在方舟集团的工作,成为他接触中医的转折点,蒙生了从事慈善和心理治疗工作的打算。因为正是在这里,认识了救死扶伤的行医精神,使孟涛觉得有机会用自己的双手,来帮助病人解决切身问题,真正体现了生活的价值。他希望日后能用自然疗法来照顾需要帮助的人,从中医提倡的“精神”层面来进行整体的内在治疗。

其实当年在维多利亚大学练习太极拳,孟涛说那就是与中医的最早接触,因为太极拳里面就包含了中医的一些基本原理,比如养气等,体味气的感觉与热量的关系。

孟涛的眼界很高,他并不满足于民间疗法,而是要系统地学习和掌握中医,因为他感觉到中医是从整体来对患者进行治疗的,零打碎敲无济于事。于是,从2003年开始,他从南京中医药大学起步,第一次系统学习中医,开启了中医的正规学业,从而在南京又呆了两年。

考取卑诗针灸牌照

第一年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孟涛享受奖学金待遇,到第二年需要自己打工。

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业五年,孟涛感觉到这里的学习越来越西医化,他想接触纯粹的中医本源。当他获知能够将该校的学分转到大温地区的国际中医学院时,就回到加拿大,在国际中医学院从第三年级读起。 该学院获得卑诗省政府的承认,这里面有着越来越多的非华裔学生,他们被中医的博大精深所吸引。由于许多课程都是用英语教学,所以有利于中医教育的本地化。

据孟涛介绍,在国际中医学院,学员们需要学习中医典籍,这是必修功课《伤寒论》、《黄帝内经》等。

对于一个西人学习中医,孟涛坦然承认,困难是巨大的。但是他认定的路,不管遇到什么难处,都坚持不懈地走下来,遇山开路,遇河架桥。

经历过五关斩六将,孟涛去年拿下卑诗省中医针灸的执照,这是他的“阶段性胜利”。因为下一步他还要考中医药执照,然后才算有资格得到中医营业牌照,这其间是马虎不得的。

坐镇华埠熟悉中药

在国际中医学院学习期间,孟涛仍然利用一些机会,两岸三地穿梭进修。其间他有到台中,在那里学习中医半年,因为国际中医学院与台中这所学院有合作关系。这是台湾岛内唯一的中医学院,私立性质。以后孟涛又曾到中国医药大学,旁听有关课程。

比较两岸中医教育,曾经置身其中的孟涛是有资格的。他认为台湾方面更重视传统一些,要花大量时间攻读经典;而大陆方面则偏于中西医结合。有的台湾医院自己炮制中药,手工制作,非常传统。时下台湾中医医院已经纳入医保,这对中医的生成和发育环境是个利好因素。

学习中医这么多年下来,面临毕业的孟涛现在进入实习阶段。他选择了温哥华唐人街一家中药店“长城参茸海味行”,每周一定期在那里实习,学习和分辨各种中药药材的功能和作用。因为他马上就要参加卑诗省中医药执照的考试,现在进入关键阶段。

孟涛说需要背诵150首中药汤头歌诀,这是不能含糊的硬功夫。还要记住的有三百多个药名及其汤方。美国也有中医药考试,从程度上来讲,孟涛认为卑诗省的考试更难,去年只有三分之一考生获得通过。考试内容还包括认药,放在塑料袋里辨识。

理论和临床实践互不可缺,方剂学、看舌诊等都是学习中医药的具体内容。孟涛说要通过看舌诊,来判断病灶与病情。他还通过野外采药,自己制作标本。有些中药,如艾叶等,在加拿大也能找到,他就到本地野外公园或湖边,认药采摘。

自开诊所不是梦

时至今日,孟涛已经参与临床,在老师的指点下,从理论转入实践。他先后给风湿病、心脏衰竭、子宫癌等患者会诊,受到专家好评。在他的治疗对象中,还有低收入的瘾君子等。他会用学到的正骨推拿,帮助运动损伤者康复。

谈到从国际中医学院毕业之后的打算与方向,孟涛计划先跟有经验的老中医一段时间,在其诊所里面取经。然后羽翼有所丰满之后,在加拿大挂牌行医,理想是今后能够拥有自己一家中医诊所。

隨著个人推广及其良好疗效的影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热爱上了中医,薱其的信任度和接受度也越来越高。在孟涛现在就读的温哥华国际中医学院中,就有將近一半为非亚裔学生。据孟涛说,实际上现在本地已经有西人开设中医诊所,如在治疗不孕症等方面,都很成功。他认为中医有自身的科学原理,而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今后随着越来越多的非华裔人士学习中医,中医的国际化程度也会进一步加强,会有其标准可以依从。因此,中医是有前途的,是值得看好的。说这话的时候,孟涛的眼神充满坚毅。

作者:萧元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