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名嘴”丁果的多面人生

2132014_113844_AM

又“破”又“立”话公知

提起丁果,这位加拿大著名的华裔媒体人、公知、作家及学者,华人社区无人不晓。有人曾经开玩笑说,在加拿大,尤其是温哥华的华人社区,你可以不知道总理是谁,但一定要知道丁果。

现在加拿大主流媒体OMNI电视台担任评论员及制片人的丁果,曾经是上海师大历史系77级学生。1984年,他拿到联合国的奖学金赴日留学,在东洋文库做研究员——前任是作家张承志。随后他进入立教大学学国际政治,导师之一是台湾籍的著名学者戴国煇教授(李登辉的顾问,后与李决裂),专攻台湾和日本政治研究。1990年,丁果移居加拿大温哥华,曾在卑诗大学(UBC)攻读神学,同时也开启了他在加拿大精彩的传媒生涯。

当记者在温哥华的OMNI电视台采访丁果时,提起“公知”这个词,丁果展示了他的学者风范,先对这个概念进行正本清源。丁果指出,公知这个概念在华人中的传播最早是著名学者杜维明推广的,但现在社会上对公知的含义有误解,认为这是个批判性的角色。实际上,一个社会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破,一个是立。破的是一些不合理的制度,不合理的文化陋习,或者一些合理的东西换了一个环境后变得不合理等。此外,也还面临一个“惑”的问题。有些华人到了加拿大后会困惑,就是不了解“橘生淮北则为枳”的道理,并非橘子不好,而是环境,生长的土壤发生了变化。因此,实际上公知在破、立及解惑这三方面都要扮演角色,既要扮演批判的角色,也要扮演建设性的角色,还要释疑解惑。丁果说,他在加拿大是尽量按这三方面的要求去做的。

丁果指出,所谓解惑,不是搞清楚对错的问题,而是去理解不同环境下的适应性的问题。很多华人来加拿大后愤愤不平,主要还是缘于对环境的理解不透彻,没有从当地的环境和价值观去考虑问题。比如,华人在加拿大保持吃中餐的习惯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把喧嚷的习惯带到西餐馆就不合适了。西餐馆是在西方文化背景下形成的,有自身独特的文化。但这并不是说在餐馆喧嚷就是错的,关键是看在什么样的餐馆。在日本的居酒屋,就是需要喧嚷的,喧哗,吃饭才有劲,喝酒才有劲。同理,在一个完全中国文化的中餐馆里,喧嚷也是没错的,相反地还衬托了气氛。但这种喧嚷的方式放到西餐馆里,里面的顾客是多元的,就未必合适了。

既然是公知,必然会面临很多的反对意见。对此,丁果说,面对反对意见,不要那么怒气冲冲。如果有人身攻击的,就置之不理,不跟攻击者一般见识。但如果批评意见是有益的,他一定是倾听的,愿意接纳和包容,同时也随时准备改变自己。丁果指出,任何人都不是永远正确的。认为自己永远正确的人实际上关上了与他人对话的大门。

作为公知,丁果认为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不像建个房或读个学位,有大功告成的一天,公知对社会的承担是至死方休的。同时,公知也不停地从社会学习,这是个双向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因为公知的触角永远是开放的。

打通两岸三地的媒体人

与公知的角色相辅相成的是丁果的媒体人身份。丁果说,他在中学时期就开始给报纸写稿,在出国前已经给多家报纸撰稿了,他在国内是大学老师,同时也是个记者。但大规模地为媒体写作是到了日本之后,开始给香港、美国、日本及中国的报纸杂志写稿,有的是中文写作,有的是日文写作。丁果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角色在那个时候比较明确起来。到了加拿大以后,他自然就延续了这个角色。

丁果说,他所有的教育背景都是为做媒体人做准备的。他学过历史,国际关系,宗教,哲学等,人文科学的各大类别都有涉足。这些为他成为一名成功媒体人提供了广阔的知识面。

到加拿大后,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他先是给《世界周刊》写长篇政论,当时华人写这种文章还不太多。后来给《明报》月刊写文章近30年,给《亚洲周刊》写了20年,给《世界日报》写了17年的社论。在《世界日报》、《中国时报》、《明报》、《星岛日报》等都有专栏,也是日本一些报纸的专栏作家。写得多的时候是每日一稿。因此,有人开玩笑说丁果是“打通两岸三地”。对此,丁果也颇为认同。

除了纸媒体之外,丁果在电台、电视等媒体的从业经历也颇丰,三栖通吃。他先后在香港电台国语节目,上海东方电台,温哥华96.1FM国语台,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国际台做过专题节目。其中,CBC国际台做评论节目的时间比较长。在电视方面,他1999年就开始在城市电视台做一档华语节目“两岸三地”。荧屏上,口齿伶俐,观点犀利的丁果深受观众喜爱,有观众反映:“两岸三地主要看丁果”。2003年受屈洁冰之邀,丁果到 Channel M多元文化台工作。2008年Channel M被加拿大最大的媒体集团Rogers收购,更名为Omni电视台。丁果在该台担任评论员及制片人,至今已接近12年了。

在谈到新媒体、自媒体等现象时,丁果说,他是很赞成新媒体的,新媒体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媒体对话语权的垄断,使人人皆可以成为记者,人人都可以成为作家。但不管媒体如何发展,资讯的真实性和权威性,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要秉持和自律的。如果一条消息半小时就证明是假的,那无疑是对媒体声誉的严重损害。

面对新媒体的挑战,传统媒体面临压力的同时也要做出调整,在写作的方式及新闻报道方面要做出改变,要喜闻乐见,如沐春风。

关于自己媒体人的这个角色,丁果非常赞同曾经采访过胡耀邦的著名记者陆铿(已故)的观点。丁果说,当年陆铿把自己的传记送给丁果时说过:“一天的记者就是一生的记者。”

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学家

谈起自己的文学成就,丁果很谦虚地说,不过是写了些散文,得过一些奖。作为资深媒体人,丁果很早就为两岸三地的各中文媒体的副刊创作和编辑。其中,在加华文学史上有很重要的一段,那就是1996年开始在《明报》副刊《明笔》担任主编的四年里,为培养一些中青年作家做了不少努力。当时,著名诗人瘂弦对丁果说,你编了个能跟《世界日报》副刊打擂台的副刊。《明笔》副刊给加华作协提供了一个新的园地,也培养了一些新的作家。两岸三地的一些著名作家如余光中、刘再复、梁锡华、张抗抗、白桦、陈浩泉、阿浓、洛夫等都在上面发表过作品,作家阵容强大。丁果说,他成功地将这些文史哲方面的作家的作品汇集在副刊上,尤其是让擅长写篇幅较长的台湾副刊作家,也写上了香港报纸副刊的“小方块”,收获不小。他说,中港台的这些著名作家在这块文学园地上曾经不分彼此,平等呈现。在编《明笔》副刊时,丁果自己也写了不少作品。

提起文学,丁果说他比较提倡大文学的概念,所以他把采写的人物专访也列为自己的文学创作之中。丁果喜欢的作家和作品很多,包括中国的,日本的、俄罗斯的、欧美的等。丁果认为,自己的写作风格跟记者生涯有关系,作品篇幅较短,不喜欢漫无目标的无病呻吟。写作是为了表达思想,每篇文章还是比较有核心价值的。

在采访中,丁果透露他将来打算写一部长篇小说。作品将围绕他的“世界性的观察”展开,场面会比较全球化。因他大部分时间是在海外度过,主题肯定会与移民有关。丁果认为,全球化时代就是一个移民时代,这种移民有可能是跨境的,也可能是跨省的或跨地区的。而移民的经验是相通的,因此,海外移民的经历也可能会江苏迁到上海的移民有启发。丁果说,这部酝酿中的作品将会给读者带来不同的阅读感受,也会交织着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冲突,经验与情感。

由于媒体人的身份,丁果在文学创作题材上有新意,给读者带来不同的阅读感受。在加上他生活经历全球化,在国外生活将近30年,经历过中国文化、日本文化、北美文化等,全球化视野比较强烈,因此各种文化的冲突和互动形成了其创作独特的经验。

走出象牙塔的学者

其实,丁果无论是担任意见领袖也好,还是从业媒体也罢,抑或是他的文学创作,这些都是以他深厚严谨的学者背景做基础的。丁果是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也是第一届留在大学任教的老师。后来出国留学,又当了大学老师,是个名副其实的学者。

由于媒体工作的背景和习惯,丁果追求的学问不是钻进学术象牙塔,而是要把学问变成公共财富,变成大家的东西,这与公知的理念是相通的。在这方面,丁果花了很多功夫,出了四五本专著,其中影响较为广泛的是《切问与近思——当代公共知识人访谈录》;以及与黎全恩、贾葆蘅合著的《加拿大华侨移民史》。对于后者,丁果希望透过移民史的写作,把华人移民如何融入加国的活的历史写出来,包括经验教训,给后人一些借鉴作用。

在丁果看来,移民大多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除此之外,移民实际上也是对新环境下的生活方式的好奇。移民到一个陌生国度,从好奇心变成平常心,实际上是一个文化融入的过程。

比如华人移民到加拿大,如果没有跟当地人说过一句话,算来加拿大吗?移民一定要打开封闭的生活,语言不应该是障碍或者借口,关键是要一颗真正希望融入的心。

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