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T0102-728×90-top
Home-T0102-728×90-top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R0102-198×598-righ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Home-FL0102-198×598-left

余兆昌:用英语为华人树碑立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余兆昌

在华裔英语作家中,多产作家余兆昌通过他的二十几部作品,如《列车鬼魂》《收骨人的儿子》《死者的金子》等,多姿多彩地呈现了一百多年来加拿大社会华人生活的各个层面。他是继诗人和评论家弗烈德·华1985年获得加拿大文学最高奖——总督文学奖之后,第二位获得同一殊荣的作家,在加拿大华人英语文学构建和加拿大多元文化建设中的地位首屈一指。

难能可贵的是,除了文学创作之外,作为史学专业毕业的学者,余兆昌先后还撰写了三部华人和唐人街文化历史专著。无论是小说还是史著,其作品都展示了被移植到加拿大的中国传统的复杂新型人际关系,以及接受比较开放的加拿大主流社会与价值观的历程。余兆昌近三十年的作品,吸引了加拿大和美国的读者和评论家,既有深厚永久的文学价值,也在中华优秀文化走向世界的全球化过程中做出了积极贡献。

书写华工见证历史

不久前在温哥华公演的舞台剧《金山惊魂》,其剧作出自加拿大著名华裔作家余兆昌(Paul Yee)之手,创作改编歷时两年完成。正是通过这出戏剧情节,展示了这段尚未广為人知的华人史,见证加国多元文化的精神价值。

对于此剧创作内容,余兆昌表示,华人除了淘金和建造铁路外,更在温岛坎伯兰(Cumberland)开採煤矿,而且吸引广东粤剧戏班走埠登台,在当地搭建了两座可容400人的粤剧戏台。

余兆昌说,卑诗省温哥华岛1860年发现煤矿场,矿场主聘用工资廉宜的华人开採,直至1920年。在这六七十年期间,平均有500个矿工长期在矿场开採。矿工工作辛苦,工龄又短,往往多数辗转从事不同行业。坎伯兰华埠由此兴起,一度是卑诗第三大华埠,规模仅次於大埠维多利亚及温哥华华埠。

根据余兆昌了解到,华人在北美洲西岸立足,人数渐增,吸引来自美国的戏班巡迴北上演出。这些戏班早於1870年已在美国俄勒冈波特兰(Portland)和华州西雅图(Seattle)等地演出,戏班多来自广东一带。1890年后,粤剧也自美国北传加拿大,在卑诗各华埠演出,但这方面的歷史纪录很少。

组合1
作品《玫瑰在新雪上放歌》和《金山故事》

第三代华裔移民

作为华裔第三代移民,余兆昌出生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Saskatchewan),长大成人的地方却是温哥华,并在卑诗大学(UBC)历史系就读,获得大学学位。

大学毕业后,余兆昌在温哥华城市档案馆(City of Vancouver Archives)从事管理工作。这期间,他还到温哥华唐人街当义工,正是这段在华埠的体验,成为他日后众多文学创作的宝贵素材。

1988年以后至今,他一直住在多伦多,在那里的安大略省立档案馆依然从事档案管理工作。

正是由于自身文化背景,余兆昌努力传播和弘扬儒家中庸、中和、和谐学说,及其派生出来的以和为主、以和为贵的文化理念。在倡导多元文化的加拿大社会,他的作品因此也更为人们所喜爱。他把孩子般的天真无邪、巧妙的创作手段与技巧相结合,创作出立足于加拿大生活环境的写实作品。他批判地检验和吸收中国文化基本精神、道德标准,来审视以唐人街为缩影的关系和盘根错节的中国群体文化意识。

用英文创作小说

余兆昌是加拿大著名的第三代华裔英文多产小说家,其众多作品都获得过加拿大各级政府文学奖项。

在余兆昌创作的文学作品中,最受关注的是《金山故事》(Tales from Gold Mountain),叙述了19世纪华工淘金、修铁路的历史;《咸水埠》(Saltwater City)讲述了温哥华的中国人生活历史;《唐人街》( China Town)描述了中国人在加拿大的百年奋斗生活,其中引人瞩目的描述片段,有荒草掩盖下的孤零零的华人墓碑,有色彩艳丽、精工绣制的女式外衣;《幽灵火车》(Ghost Train)讲述了修铁路华工的悲惨死亡,书中的女主人公是个女孩子,生下来就是独臂的残疾人,但却具备艺术细胞,天生擅长丹青。

组合2
作品《幽灵火车》和《咸水埠》

《隔海相望》(Seawall Sightings)描述了恩爱年青夫妻由于种族歧视政策无法团圆,女主人公在入海关时被关押审查时的屈辱。长篇儿童文学《收骨人的儿子》(The Born Collector’s Son)描述了一个十五岁的华人少年,从广东家乡到温哥华寻找父亲,与父亲一起居住在唐人街肮脏拥挤的出租房中,因为不愿继承父亲不体面的收骨人职业,所以只得到白人家里当佣工赚钱养家的生活写照。

为华裔树碑立传

阅读余兆昌的作品,处处能感受到他对祖先和中华文化深厚的感情和赞美,对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歧视压迫,有非常强烈的谴责。

余兆昌的英文小说 《三叔的诅咒》(The Curses of Third Uncle),一些细节栩栩如生。该书女主人公阿兰是14岁的华人家庭长女,家中都是做小生意的,楼上房间出租给单身华工并包伙。女主人公的母亲生了好几个孩子,再次怀孕,脾气不好,把长女当佣人使唤。有位房客叫“瞎子”,是个有文化的华工,经常给阿兰讲授中国文化历史故事,培养了她的自立精神。阿兰的父亲因为参加孙中山的革命活动,失踪遇害,使长女失去了唯一关爱她的父亲。书中有个配角,是年仅15岁的新娘子,才抵达温哥华,丈夫就去世了,丈夫的弟弟,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把她接到身边生活。新娘子在受到白人少年的抢劫时,忽然展现了不凡的武术功夫,吓跑了白人少年。

2001年,多伦多上演了一出非常轰动的英文歌剧——《铁路》( Iron Road),就是余兆昌与多伦多华裔音乐家陈嘉年(Chan Ka Nin)、作家崔维新(Wayson Choy)等人合创。该剧在加拿大主流社会反响很大,数年后,中加两国电影公司合作,将其改编为电影《金山》,由孙俪、梁家辉主演,并于2008年获得罗马电影节奖。

新华人站起来

1989年,余兆昌的《咸水埠》获得温哥华图书奖(Vancouver Book Award)。1990年,《金山故事》获卑诗省图书奖(B.C. Book Prize,即Sheila Egoff Award),同年该书还获得国家图书奖(National IODE Award)。

1992年,《玫瑰在新雪上放歌》(Roses Sing on New Snow)获史瓦兹儿童文学奖(Ruth Schwartz Children’s Book Award)。1996年,《幽灵火车》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Governor General’s Literary Award)。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黎湘萍曾做过题为 《离散美学与华人新文化的形成:从华裔作家余兆昌英文作品中的“新华人”形象说起》的专题讲座,黎教授从余兆昌的文本入手,探讨华裔第三代作家创作中的“新华人”形象。他首先分析英语文学中的中国题材,指出移民实际上就是一种离散,这种离散使得文学创作出现新的主体性。第三代华裔作家通过书写华人历史来创作文学,通过新移民的角度,反省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问题,形成对现实的关怀与新的思考。

组合3
作品《死人的黄金》和《三叔的沮咒》

作为英语小说作家,余兆昌特别从社会、历史和文化多角度对华裔女性做出细腻敏锐的解读,塑造了既有独特性格、又有丰厚文化底蕴的女性形象。兆昌作品中女主人公身份的形成,首先应该掌握个人与中国家庭和社会的关系,因为移居到加拿大、尤其是唐人街的中国人,在当地建立起来的是与传统中国同样根深蒂固的秩序与结构。这种秩序与结构有两个主要特点,既具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又以男性为中心。现在国内有学者专门就此进行探究,从文学与文化角度,研究余兆昌对新型华人女性形象的塑造。如厦门大学外文学院的陈中明、贾洪波就分析说,余兆昌在其作品中,置女主人公于不同社会文化背景的融合、冲突和相互挑战的环境中,打破封闭的华人聚居地界限和男权至上传统,在真实的历史背景中塑造人物,在儒家与道家文化和价值体系中对主人公性格进行阐释。从早期作品《教我飞翔,空中战士》、《草原寡妇》,到后来的《三叔的沮咒》、《玫瑰在新雪上放歌》,作品中女主人公莎伦·冯、金美·余、莉莉安·钟和美琳·张等都给读者留下了生动具体、挥之不去的记忆。

作者: 萧元恺